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中国人事考试网>>媒体关注

好好清理五花八门的职业资格认定

崔文佳

2015年06月12日14:35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李克强总理曾问商务部副部长钟山,“‘国际商务专业人员’是做什么的?你有这个资格许可吗?”钟山摇了摇头。总理笑着说:“连你都没有资格,这个资格许可不是莫名其妙吗?”实际上,如此莫名其妙的职业资格许可并不罕见。近一年半来,人社部已分三批取消了149项职业资格,据称今年年底将实现取消量超职业资格总数三分之一的目标。

职业资格是对劳动者实施职业技能的鉴定。自我国上世纪90年代实行该制度起,2亿余人参加了相关鉴定,正面效应有目共睹。然而,二十多年的运行中,弊病也积累了不少,首要之患便是多至泛滥。先看门类设置,房地产经纪人、品牌管理师、土地登记代理人、矿业权评估师……名目花样百出。固然有些是必要的,但也有很多难免于巧立名目之嫌。此风不禁,以后怕三百六十行,行行要考证。再看鉴定机构,从中央部委到行业协会,从专业学术团体到国外机构,甭管有权没权、资质几何,都有证可发。“证”出多门,含金量难保不跟着打折。

初衷良好的制度设计之所以陷入如此窘境,根源在于有些部门用权失当,越位乱作为。以为设置些职业资格认证,便履行了监管之责、刷了存在感。况且,借此机会可理直气壮地创造收益,甚至带动培训、挂证等相关市场。不夸张地说,多一个资格考试,无异于多了一个小金库,一举两得,着实美哉。只是,权力任性,苦了百姓。滥设关卡,加大了广大求职者、劳动者的就业成本,助长了用人单位“证书化”的评价标准。从长远看,贻误的是市场机遇,削弱的是公平公正。简政放权是本届政府的“开门第一件事”,被视为“牵牛鼻子的改革”。在此背景之下,对职业资格认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控制增量、削减存量,就是为了清理权力的模糊地带,切断权力寻租的潜在可能,让市场在人力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当然,职业资格认定不是要取消了之、撒手不管,关键是要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求,有所为有所不为,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比如,律师、医生、教师等职业,专业性强,素质要求高,又往往涉及公共安全、国家安全、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必须坚持严格设置准入门槛。相比之下,很多一般性职业和技能工作,设置这样那样的准入资格,并无必要。既有的各类考试或可转变为水平评价,或可直接取消。在这一过程中,政府部门也应逐渐抽身,将评价权更多地交给市场和业界。说到底,把该清理的彻底清理掉,把该严管的管到底,让职业资格认定规范有序,含金量十足,才能最大程度地释放“证”能量。

(责编:闫妍、秦华)
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河北山西内蒙辽宁吉林黑龙江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
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新疆建设兵团军星网军队人才网